身世名门历经香港文娱圈浮华50岁之后她把公益行动人生归宿2019/6/10豪门国际娱乐网

豪门娱乐 2019年06月10日 08:58:27 阅读:115 评论:0

  走进张天爱位于京郊的别墅,最显眼的要数两间舞蹈教室:四周的把杆、一整面墙的镜子、落地窗、白色的窗帘,充满梦幻气息。这里既是她的居所,也是北京天爱艺术培训学校(CISCA)的校区之一。

  59岁的张天爱每一天都会在舞室里翩翩起舞。对于这位出身名门,见识过香港娱乐圈浮华,在商界也取得不凡成就的传奇女人而言,舞蹈是她人生的开篇,也是她的归属。经历了人生的兜兜转转,10年前她重拾芭蕾舞鞋,回归舞蹈的世界。

  “舞蹈始终贯穿着我人生的全部,从最低到最高都包括在其中,”张天爱说。人生的起起伏伏中,舞蹈曾照亮过她的生活。而知天命之年之后的她,也想把这束光送给别人。现在,儿童芭蕾启蒙和芭蕾公益项目,每天占据她10小时以上的时间。

  彼时,这束光只是一个点缀——张天爱出生于中国香港,父亲张有兴是香港第一任华人市政局主席,母亲是一位女高音歌唱家,张氏家族的生意遍布全球——在显赫的家境下长大,她的生活足够光亮。

  小小年纪的她爱上芭蕾,原因很简单——羡慕姐姐的芭蕾舞鞋。这拉开了她人生的序幕。9岁那年,痴狂迷恋舞鞋之美的她从1000人中脱颖而出,考入享誉世界的英国皇家芭蕾舞学院,成为那里唯一一名中国女孩。

  原本应该优渥、轻松的富家千金生活因此改写。英国皇家芭蕾舞学院以“艺术需要献身精神”教育学生。在那里,张天爱经受了最严苛的训练,“高烧40℃不能休息,骨头断了,接好了继续跳”,她慢慢习惯了没有时间玩耍,不能向父母撒娇的生活。

  坚韧且自律的性格自此锤炼而成。“跳舞不单是表面的修炼,更是内在的修养。学习舞蹈的孩子们每天要记几千种步法,还要保持体形和体态,更重要的是管理情绪,要学会坚强和自律,不怕辛苦,不怕流血。学习舞蹈还有一个好处是学会社交,舞蹈不是独立完成的事情,是一群人一起跳,(你会意识到)对团队好的事情才能做。”回顾在英国皇家芭蕾舞学院那段时光,张天爱说。

  她获得了许多荣耀:在英国皇家芭蕾舞学院主办的Adeline Genee国际芭蕾舞比赛中获得银牌;又在Dame Ninette De Valois舞蹈比赛中取得优秀编舞奖,并在著名舞蹈大师KennethMacMillan爵士的指导下,夺得皇家芭蕾舞高级舞蹈大赛的冠军。

  但与付出不能对等的是,因为肤色限制,张天爱被告知:作为一个华人舞者,即使拥有再高超的技能,也无法成为舞团的首席。心碎欲绝的她“哭了一个礼拜”,毅然决定结束10年的芭蕾生涯,返回香港。

  舞蹈家之外,张天爱醉心服装设计。图为张天爱在自己推出的“寻找香格里拉”主题时尚服装秀上。

  时值上世纪80年代,张天爱在香港的生活精彩纷呈。回港之后,她先是成为香港当红的电影明星,创造了一年连拍10部电影的纪录,后来又先后签下23部戏的合约,创下逾50次出任封面女郎的纪录;而后她成为享有盛誉的知名设计师,创立了许多服装品牌,生意遍布英国、法国、美国、马来西亚、比利时等地。

  但这一路也不乏跌跌撞撞。在电影里张天爱演的大多是主角,但“拍来拍去都是一样的女孩子,没有任何发挥的余地”。体力上的透支加上娱乐圈的潜规则,让她不堪重负,终于,一场需要脱衣的床戏成了导火索,率性的她与电影圈彻底决裂,全身而退。

  与事业的起伏相伴而来的还有情感上的波澜。天性浪漫的张天爱有过一些感情上的分分合合,选择告别,多是她独立且向往自由的性格使然。整日出没于社交场合,让希望追求“更丰富、更有深度人生”的她很难适应,“我感觉自己好像就是一支蜡烛,美丽却不能点燃。”

  这不是张天爱想要的生活。“从小,我接受的艺术训练告诉我要力求完美,这也成了我对待所有事物的标准。”她说,“我们跳芭蕾舞的,第一个人变换动作,后面的就全部要跟着变,你要前后左右都看,音乐慢就慢,音乐快就快。这是需要多年的学习才能练就的本领。人生同样如此。”

  而在这些暗淡时刻里,舞蹈成为张天爱生活中最耀眼的一束光。失意、疲惫了,跳一段舞,出出汗,就像是一次释放,将她从生活中抽离。“舞蹈让我对生命有了更强烈的感知,并给我一个更具质感的世界,更有意义,更美好的机会。”

  最终,经历了人生的兜兜转转,她重归舞蹈的世界。2009年,她关掉大部分工厂与店面,创立北京天爱艺术培训学校和现代芭蕾舞团“舞天渊”。

  在她看来,做舞蹈教育者的成就感远大于做设计师。“我现在精力用在时装上真的少了,因为我觉得时装不足以成为我生活的全部。我的生命还需要更多的事情来填充,我还要尝试更多有意思的事情。衣服是一件件单品,是没有生命的,而教育则是设计和雕塑一个个人,在他们的心里种下种子,生根发芽……这是最具生命力的。”

  张天爱很看重一个人的自我认识,她希望自己的学生独立、自我。授课时,她将感情和技术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要求舞蹈演员以自身对生活的理解和情感,赋予每一个动作以灵魂和生命力。(摄影_张旭)

  张天爱的家庭中有浓厚的公益氛围。因父亲是香港首位民选市政局议员,自小她便有跟随父亲拜望市民的经历,由此了解到不少贫困群体生活的艰辛。回港之后的第二年,即1982年,张天爱的表姐程德智创办了香港幼儿教育及服务联会,这是一家推广儿童安全及愉快学习的非牟利机构,成立之初,张天爱便参与了香港幼联的筹款募捐以及英文免费教学活动,积累了不少公益慈善方面的经验。

  公益是张天爱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目前,儿童芭蕾启蒙和芭蕾公益项目,每天占据她10小时以上的时间。

  2009年来到北京之后,张天爱了解到,按照当时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大约还有近亿人处于贫困状态。为培育贫困群体中有才华的年青艺术家,她通过天爱基金为一些学生提供表演艺术全额奖学金。至今,天爱基金已为小舞鞋、光爱家庭、AOART、蒲公英学校、太阳村等5个儿童援助组织提供了奖学金。

  张天爱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自由选择学习舞蹈的权利,无论贫穷还是富有。为培育出身贫困家庭的有艺术才华的青少年,她通过天爱基金为超过100名学生提供表演艺术全额奖学金。

  天爱基金于1999年创办,注册于香港,其使命是在国际环境下支持创新,协作,及积极实践创作、管理和艺术表演,鼓励公众更多地接触和参与到表演艺术中。其内地监管方牧云社是一个非官方的公益性跨界艺术社团,以“艺术改变生活”为理念,致力于帮助艺术人才成长。

  每年,天爱基金都会组织慈善演出活动,并邀请贫困儿童和身障儿童参与进来。图为天爱基金资助学员出演经典芭蕾舞剧《胡桃夹子》。

  每年,天爱基金都会组织两个主要演出与活动来筹款,贫困儿童和身障儿童会被邀请参与到这些活动和表演中。为了这些慈善演出,张天爱每次都会“大动干戈”,调动自己多年的社交关系。

  2017年,在“牧云文化艺术公益和天爱基金在行动——舞蹈救助自闭症、贫困儿童的天爱爱心慈善演出”项目中,张天爱请来了南苏丹共和国副总统夫人Mrs Nura Mary Lgga及国际名模陈碧舸等莅临助力,并邀请艾美奖获得者、著名导演范立欣全程拍摄。在当天的慈善晚宴上,6幅吴冠中先生的作品以及爱心人士捐赠的其他两幅艺术作品顺利拍卖,为“天爱基金”筹到了部分善款——这一募捐成绩在国内儿童艺术募捐领域十分傲人。

  “小时候,爸爸告诉我,做人要注重五行,即头脑、外形、交际、心理素质和情感。其中最后两样是最有灵性的东西,是需要经历过许多事情之后才会慢慢感悟的。我觉得自己活到现在才活出味道来了。”她说。

  舞蹈之外,她更看重孩子们情感与心灵的滋润。以太阳村的学员为例,除了当他们的老师,张天爱还担任着他们父母的角色。“太阳村的孩子大多是服刑人员子女,没有父母陪伴,在生活能力等方面或多或少有些缺失。”她认为,学会跳舞固然重要,但拥有爱和照顾自己的能力会让孩子受惠终生。

  教授孩子们的过程中,从舞鞋是否干净整洁,背包是否打理得井然有序,到如何坐、如何站立,该吃什么、该如何与人交流,张天爱都不厌其烦地一一指正。她希望通过舞蹈改变孩子们的性格,给予他们自信。“因为会有一些配合,也有展现自我的舞台,所以跳舞往往会在性格塑造方面有些帮助,内向的孩子会因此开朗些,调皮的孩子也会变得规矩些。”

  她希望能够教他们一些做人的道理。“一些规矩和教养,学会了一生都会受用。他们在我这里只有几年学习时间,当有一天他们进入社会,我希望他们能够成为独立且优雅的人,即使不再跳舞也可以跟我学设计或者舞美,能够有一技之长,立足于社会。”

  她常常告诉孩子们一句话:“如果你只想做一块石头,那你就可以避免许多痛苦。但如果你想成为一尊精美的雕塑,那你必须忍受命运对你的一次又一次的雕琢。”通过传递这些人生经验,她希望处于困难中的孩子了解到,“每一次的经历使我们愈加丰富”,因而对人生充满希望与信心。

  目前,天爱艺术培训学校在北京、上海有14个校区,1000多名学生,“天爱基金”已帮助超过100名儿童免费学习芭蕾。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